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当前位置: 首页 > 院校库 >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 新闻动态 > 正文

2021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毕业生|属于我们的毕业季!

来源: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时间:2021-07-12 06:34:05

  毕业在即,国交的余额仅剩零头,在Study leave前的最后一周,我们选择用我们自己的方式,告别美好的回忆,走上新的道路。四年一晃而过,快得不真实,当初踏进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 水围校园的那一天仿佛仍是昨日,身边还依旧是那一帮同学。

  这是属于我们的Senior week,属于我们的毕业季。


Day 1:拥抱日+签名

  一早,我便换上了陪伴了我四年的House服,将马克笔揣在兜里,领取了Hug day的贴纸,Senior week正式开始了。

  来到教室,虽然已是最后一周,但还是见到了些久违的面孔。按下快门,留下一张张回忆。拔开笔帽,在彼此的衣服上留下印记,字里行间透露着留念与不舍。

  大家在谈笑间度过了最后一节物理课,八楼的实验室里充满了快乐的气息。一路下楼,在校园里走着,路过龟池,看着饺子与汤圆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草丛中又传出几声蛙鸣。

  来自水围的乌龟,邂逅了来自安托山的青蛙;来自水围的学长学姐们,告别了安托山的莘莘学子。

  考试的临近,使喧闹的校园多了几分冷清,但Prefect Room里好不热闹。一大帮A2同学聚集在一起,大家为彼此写下了满满金句。

  横竖撇捺间,从美好的祝愿,到幽默的调侃,我的背心渐渐地被填满。而后,大家又紧紧拥抱在了一起,诉说着对过去的回忆与未来的期盼,是那样舍不得毕业,是那样舍不得你。


Day2: Costume Day

  大风起兮云飞扬,国交学长走四方。

  Costume Day,任何时候都要搞,不搞不行,你们想想,G2的时候,你带着哥们,出了学校,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一群穿着美团制服的学长给整乐了。所以,有Costume Day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Class of 2021,请~

  好了不玩梗不申遗了,总之Costume Day那可真的是好活,就是有点烂。

  复古风,民族风,搞怪风,这一天的国交,与其说是奇装异服,不如定义为群魔乱舞。JK,Lolita,汉服,中建二局搬砖人,甚至有只胖乎乎的熊。没有我们做不到,只有你们想不到。

  至于刚才那俩穿着防弹衣拿着水枪冲进小卖部的人是谁,那小丑必是我自己啊。这么热的天,穿这身,人不能,至少不应该。对于学弟学妹以及新老师们来说,这个画面确实略为震撼和滑稽。但还是在错愕之间,胆怯地拍了几张合照,便速速溜去。

  下午的规量体育馆,好不热闹。在千呼万唤中,Leaver’s game正式打响。古有三英战吕布,今有仨弟怼学长。

  随着已经点好钱的裁判发出一声哨响,比赛开始。篮球人,篮球魂,能上场就是人上人。Frank学长虽已A2,打还是可以打出不属于这个年级的水平,上演了独门绝技:滑跪!“有学弟在进攻?看我一个滑跪,把你手中的球鱼跃到手。”但是他大意了,没有闪,孤独地跪在地上。面前的学弟不敢当,连忙扶起。

  即使面对着平均水平数倍与自身的学弟们,A2的学长们还是凭借着更加娴熟的技术以及与裁判员的人情世故,最终赢下了比赛。


Day 3:丢龟池、打水仗和喊楼

  什么是毕业呢?是被梦校录取?是拿到毕业证书?是上完最后一堂课?

  但其实这些都不对,答案是一场在外人眼里近似疯狂,但对国交学子而言十分神圣的洗礼-丢龟池。

  在新校区一切准备妥当后,我们便把两只陪伴了我们许久的乌龟——饺子和汤圆,从水围捞起,带到了属于他们的新家。

  时间回到一年前,那时我们像如今的乌龟们一样,刚刚告别熟悉的水围,来到了安托山脚下。

  虽然新校区更大更新,但在我们眼里,总是缺了一些东西。也许是一段段回忆,那一篇篇都市传说,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

  我们作为新校区第一批毕业生,身上既有着传承,也更要开创未来。

  新校区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龟池,但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问题多。我们买了便携式泳池,放在了篮球场的正中,更找来了两只充气乌龟,丢在了里面,看到的人多了,便成了龟池。

  下课铃响,大家坐在了大台阶之上,对着镜头。霎那间,四年来的所有回忆都涌了上来。我多么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在这一瞬间,将大家留在最美好的青春,留在彼此身边。


丢龟池


“我们毕业了!”

  随着一声呐喊,全体A2冲向了篮球场,在龟池旁围了几圈。学弟学妹们听到响动,也纷纷走出教室,见证这一历史性事件,观望着,见证着,也期待着。

  刻在我们DNA中的音乐响起,我们的muscle memory瞬间激活,最后的Superman dance开始了。从天上望去,不知发生了何事的路人可能会以为这是在举行某种可怕的仪式,其言之有理,这确实将会变成一场可怕的,刺激的,激烈的,“献祭仪式”。

  片刻间,没有任何的预谋,没有任何的计划,大家不约而同地抓起身边的同学,丢进了龟池。顿时,波涛汹涌,暗流涌动,水花飞溅,你争我抢。

  正当第一批入水的同学尝试起身时,另一批就像除夕夜的饺子一样下入锅中,整个深国交乱成了一锅粥。

  硝烟散去,只见篮球场上一片狼藉,Oscar的拖鞋甚至卡在了脚上,那怕生拉硬拽,也拿不下来,只得踉踉跄跄走到一边。

  但这仅仅是大战的开始。午后,水池又开始缓缓注水,为水战敲起了战鼓。随着校旗徐徐降下,这一学期正式结束,学长团完成了权力交接,我们的国交生涯也接近尾声。

  接下来,狂欢吧!


打水仗

  五花八门的水枪,蓄势待发的同学,只听一声令下,便开始倾斜火力。

  我选择了与众不同的战术,只需站在原地保存体力,同时凭借着装备的碾压级优势远程输出,哪怕有人突脸与我切磋,防弹头盔挡下区区水枪更是不在话下。

  只可惜哪怕是阿喀琉斯也有他的弱点,正当我得意之时,危险从背后悄悄靠近,整整一桶水从天而降,差点把我降维打击。面对如此挑衅,必须得转守为攻,哪怕身上背着足足20公斤的水箱,依然可以健步如飞,如同无畏战士一样,手中的灭火器开始了新一轮的咆哮。

  也许是觉得战斗还不够激烈,安托山也加入了对决,瓢泼大雨倾盆而下,彻彻底底将炎热与浮躁冲走。随着雨势的加大,气温也逐渐下降,水战不得不提前终止。

喊楼

  Senior Week的最后,我们将用我们的方式去回顾这四年来的点点滴滴_喊楼。伴随着蒙蒙细雨,天暗了下来。夜幕下,熟悉的歌声中,大幕拉开,灯棒闪耀,一张张老照片带着我们的记忆,跨越空间与时间,出现在眼前。

  照片里,有青涩的我们。有Camping的早霞,有IA的余晖,有运动会的汗水,有美食节的口水,有欢呼,有尖叫,有叹息,有回味,更多的,是不舍。

  手握灯牌,随着音乐摆动,歌词也仿佛在说着我们。纵使有无数感人的瞬间,也没办法将时间定格在这一刻,时间从我们身前溜过,四年的余额已尽,稚嫩的我们也已长大,未来的路就在身前。

  随着最后一首歌的结束,火车头早已等待发车,双手搭在前面人的肩膀上,跟随着彼此的步伐,离开过去,驶向未来。


Graduation Day

  时间来到六月,历经了一个半月的鏖战,国际考终于结束,紧绷的弦终于放下,过Con的压力也一扫而空。

  次日,我一早便回到了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安托山,再多多看上几眼。食堂里,糕点师傅们正为下午的茶话会准备食材。小溪里的乌龟又懒洋洋地趴在石头上晒太阳。

  晖光剧场内,Iris女士正一遍遍地练习主持词,在每一个字节上下尽功夫,力求完美。总控台前,Meo与Alan讨论着灯光方案。预示着毕业典礼的海报墙也挂了起来,路过的同学纷纷留下了话语与签名。

  换上皮鞋,披上学士服,步入礼堂。因为疫情,家长们没办法来到现场参加这一庄重的仪式,足足可以容纳700人的观众席略显空旷,但在场的老师们眼里满怀期待,就如同亲生父母参加毕业典礼一样。

  毕业典礼在Iris的主持下正式开始,校长Neil Mobsby走上台前,为毕业生致辞。

  “Remember SCIE and what it mean: Students in a challenging international environment, learning social responsibility,compassion, independence and enthusiasm.”

  “Wherever you go in the future, whatever you do, remember SCIE and always be learning, always be striving to be the best.”

  在Charlie Wang与May Ou的召唤下,同学们一批批上台领取毕业证书。这时,在我身前的姜嘉俊使了个眼色,两名小伙伴偷偷从座位溜走,绕到了舞台的后方,掏出了篮板与皮球。就在校长刚为前一名同学颁发完证书后,他小手一挥,示意表演开始,便跳起接球,落地又立刻变向运球,转身暴扣,成功将校长隔扣。

  看来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袭击”,幸运的是,校长也很享受这别具一格的整活方式,但Bryant立刻变成了一个犯错误的小孩,连连鞠躬谢罪,悻悻领过证书,抱着球跑掉了。

  轮到我了,走到校长身边,握手,接过毕业证书,亮红色的证书在手里仿佛有千斤重,这是对我们付出的证明与认可,这是对我们未来的期望。

  与我们一同离开的,还有我们的年级长Jenny Ross老师,为此,学校准备了精美的礼物,感谢她的付出。A2同学也全体起立,致以最诚挚的感谢与祝福。正如Iris说的那样,她是最信任我们的人,哪怕出勤率低的可怕,哪怕模拟考试全员翻车,她依然坚信,我们是最好的,并坚实地站在我们身后,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心与支持。

  典礼结束后,我们来到大台阶下,一一排开,虽然深圳闷热的天气加上厚重的学士服,着实很是折磨,但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喜悦与自豪。面对着镜头,最后一次摆出庄重的表情。

  “我们毕业啦!”漫天飞舞的学士帽预示着一段旅途的结束,在深国交的四年也就这样走到了终点,回首望去,仿佛一切都在昨日,大家都是熟悉的模样。

画上毕业季的最后一个句号:深国交,你好,再见。

还记得在水围的第一顿饭,

还记得Tom叔叔的SAT Word,

还记得Camping那狭小的帐篷,

还记得物理课角落的那一把吃鸡,

还记得Chopin与Chet从二楼泼水,

还记得消防演习时大家睡衣的款式,

还记得那年运动会瘸着腿跑完的1500,

还记得疫情时拿外卖被Greg当场抓到,

还记得坑蒙拐骗溜进还是工地的新校区,

一切一切,都还记得。

四年很短,未来且长。

毕业不是终点,你我不是过客,

希望将来的某一天我们能再度相会,再度团聚。

更多 广东国际学校 资讯,可以到本网站查看!

常见问题

查看更多
  •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报名是什么时间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报名时间?每年的国际学校招生时间都比较紧张,为了帮助家长们快速掌握相关信息,本文具体介绍一下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报名时间是什么时候,希望帮助到各位家长。
  • 2022年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招生对象是什么? 2022年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招生对象是什么?现在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家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因此给孩子选择学校家长们更加慎重。
  •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必须住宿吗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必须住宿吗?本文介绍深圳国际交流学院住宿相关的问题,希望能帮助到您。
  •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根据学生个人情况进行升学指导规划吗? 每年到了国际学校的招生季,都有不少家长问我“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是否有升学指导服务”“可以根据我家孩子单独规划吗?”所以今天我在这篇文章中将为大家介绍升学指导都有那些,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了解国家学校。
  •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有入学考试吗?到底考什么? 深圳国际交流学院有入学考试吗?到底考什么?很多家长在选择国际学校之前,最头疼的问题就是不了解学校信息,比如,入学需要考试吗?考试成绩要求是多少等方面的问题,今天国际学校招生网为了方便各位家长能够全面了解深圳国际交流学院入学考试相关的问题整理了本文,希望能帮助到您。